多家硅胶娃娃成人体验馆引发关注,主要客源是打工者

2020-11-27 23:22 成人体验店加盟

近日,广西南宁有多家硅胶娃娃成人体验馆引发关注。有网友认为体验馆违背“公序良俗”,也有人认为体验馆并不伤及他人利益。

南宁市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的店主赵林(化名)告诉记者,他的店已开了两个月,是受到深圳伴久爱硅胶娃娃体验馆的启发,也因为他以前在工地打了十几年工,知道很多农民工背井离乡,生理需求难以满足。

10月30日,南宁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前述娃娃体验馆属于新型行业,不在负面清单范围内,从登记上看是合法的。南宁市市民热线工作人员也表示,无法直接判断这类体验馆是否合法,如有涉黄行为,可以向公安部门反映。

店主:曾是农民工,理解他们的需求

硅胶娃娃体验馆曾引发争议。今年6月,一家开在深圳市龙华区富士康工厂附近的硅胶娃娃体验馆“爱爱乐”受到关注。该体验馆老板称,他将体验馆开在工厂旁边,就是为了定位“没有更好释放方式”的厂工们。

10月30日,南宁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的老板赵林对澎湃新闻说:“我2013年在外打工时,发觉很多民工背井离乡,赚了一点钱就去找女人,有人受骗,有人得病,家庭也受到影响。这些事情让我很难受。”

赵林说,后来他看到深圳一家名为“爱爱乐”的硅胶娃娃体验馆,在“思想斗争”几个月后,花了攒下的十几万元,决定开店。

“我和深圳爱爱乐硅胶体验馆老板一样,都是打工人,我佩服他有勇气开第一家。我也想着,如果我们自己开一家,是不是也能解决一些问题?”赵林说,这些仿真娃娃可以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,也不会让人产生“人和人之间的那种感情问题”。

在媒体报道中,有人称硅胶娃娃体验馆“半个月可以回本”。赵林称,没有那么夸张。他们采取的是销售和体验相结合的模式,可以回本,但真正卖出去的不多,体验的居多。

“还是观念上的问题,有些人觉得比较惊奇,过来看看就走了。”赵林说,大家还是会觉得硅胶娃娃毕竟不是真人,会觉得奇怪。

“这个钱不好赚。”赵林说,南宁大概有十几家类似店铺。赵林店里有6个硅胶娃娃,从厂家进货,价格在几千到几万不等;体验价格在一百多到三百多,一天一般能接待两三个人。有客人体验完,他们消毒等工作就要做一个小时。“要把七八十斤的娃娃扛去洗澡,进行双氧水和紫外线消毒,再整理好。人工费和消毒费用加起来,剩下利润空间并不大。

针对硅胶娃娃体验馆现象,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彭晓辉曾向澎湃新闻表示,虽然硅胶娃娃体验属于个人私生活的范畴,不伤害到任何人。但放眼未来,还是需要更宏观的从各方面去规范它。这也关乎如何用合理合法又合乎人性的方式,去满足人的性需要。硅胶娃娃体验店是一个新的尝试,肯定有不足的地方,但是它不违反法理和道德。管理部门不应急于下结论,应该在调研的基础上,对其进行规范和管理。

“对于进入城市、没有配偶或和配偶长期分居的打工者,性需求更多是一个经济问题。”彭晓辉表示,“这些打工者既没有能力带配偶在身边,也无法通过其他途径满足性欲。在这时,硅胶娃娃体验馆或是他们人际性关系的一个短期的辅助手段。”